三日月@枢轴推

[辐射AU]Fallout

观看前的注意事项:
※辐射系列游戏的大背景,但有(不少)一部分设定为架空
※CP向为旧双王,并且以旧双王为中心进行发展
※基加美修=旧闪,不否定幼闪和闪闪出场的可能性
※有(或许大量的)私设
※全文分级为R,含有一定的暴力和(可能没有表现的)性,毕竟废土
※人物属于蘑菇,不属于我

1.
废土是个一点儿都不友善的地方,这里充满了战前的废墟,战前的辐射,战前的病毒还有战前所没有的麻烦的变异生物。
遗憾的是辐射不仅对可怜的动物和烦人的虫子生效,那些目睹了蘑菇云在土地上四处升起——要知道那场大战可是两百多年前的事了——的不再有着常人样貌的Ghost会用他们自身的存在告诉人辐射会导致什么。
就在核弹像雨滴那样落到地面上时,在地表上的人们嘶吼着,或者连发出声音的机会都没有就消失于光是看到就能令视网膜烧起来的闪光中时,有些"幸运儿"待在了"安全的地方"。
那个"安全的地方"被称为避难所,先不论他们的遭遇怎样,起码他们在战时"活了下来"。
亚瑟·潘德拉贡就是他们的一员。当然,他没法活两百多年,他只是个在避难所出生的普通婴儿,一个所谓的纯种人类,一个从温室来到废土的青年。
不过,亚瑟和那些会被真正阳光灼伤眼睛的娇弱花朵可不一样,在还是避难所居民的时候就是个真正的战士,经历了废土的磨练后自己已经能应付很多情况了。
这也是亚瑟来未知避难所的资本,即使手上只有妹妹阿尔托莉亚给的.10mm手枪和一把用旧了的小刀。
避难所那厚重得足以抵抗辐射的大门在自己黑掉终端令它打开前没有任何移动过的痕迹,这或许意味着里面的居民还未打算迎接带着辐射的阳光,或许意味着这并没被使用过,亦或许意味着这里的人早已因某种原因全部死亡。
要选一个的话,自己比较喜欢第一个,因为那代表着食物和或许是同伴的人。但回应亚瑟的只有死一般的寂静,而照亮每一处的人造光却显示这儿还在运转。
给手枪弹夹装满了子弹,左手则握紧了小刀的刀柄,又伸手把头上的护目镜下滑挡在眼前,虽然这提供不了多少保护,但聊胜于无。
在逐渐深入避难所的过程中自己没见到任何人生活过的痕迹,所见到的景象也只不过是童年总看到的,废土上少有的战前科技。
这里并不正常。没有人类没有变种人没有变种怪物没有Ghost,甚至连无孔不入的辐射蟑螂都没有一只,这究竟是什么鬼避难所?
当再一次机械性的重复黑入终端解锁门的动作后,自己终于发现了什么东西——一个休眠仓,设备齐全完好的休眠仓,就是上面积了层厚厚的象征着存在年月的灰。
青年暂时丢下了门边又一个电脑终端走近了这里唯一值得关注的东西,透过那层发白的冰,看到了这座避难所除了自己外很可能是唯一一个的生命体。
那是个年龄与自己相仿的人,这么想着的同时亚瑟在透明的护罩上哈了口气,从腰包里拿出块相对干净的布擦掉些冰以便看得更清楚些。接着便看到休眠仓里面的人那有着璀璨纯净的金发,和废土那肮脏的环境格格不入的漂亮金发。它们被仔细的向后梳去,却像是故意般的漏掉了额前的一撮。
在护罩里面的那个人闭着眼睛,虽然如此也能毫不夸张的说,他长得很好看,而那比头发颜色更淡些的睫毛轻颤着,彰显着生命的存在。
这个避难所早就没人管理了,或者从最初就没人管理。指不定什么时候哪个维持运作的部件就会因老化而停转,或者因一个小故障导致停电,那么到那时这个休眠仓就无法再保证里面的人的生命了。
亚瑟看了看休眠仓旁边的牌子,一般这上面都会有些信息——那上面写着:基加美修。这估计是那个人的名字。可惜这牌子上也就只有名字了,完全没提到那人何时会醒。
亚瑟·好人·潘德拉贡,决定把这休眠仓开启来救救这位基加美修先生,当然,不是把透明护罩砸开来的那种开启。
"你应该感谢我的电脑技术。"亚瑟不禁感叹道,自己破解了的终端也不少了就从来没见过程序这么难的,处于"根本无解"这个范围的边缘。
但毕竟只是边缘而不是范围内,在自己的手指都要因敲击键盘而感到酸痛的时候,验证通过了。
随着齿轮的转动声那普通却又精密的器械的透明罩子向后翻去,实色部分则从中间分开,露出里面的人的躯体。
那个基加美修估计需要一点时间来适应百年后的空气,他的神情从安稳的睡着变为了像做了噩梦一般。趁着这个空档,亚瑟的手指摸上了扳机,做好了自己放出来的是个特殊的无理智的变种人所以需要给他的脑门来上发子弹的准备。
"咳……咳咳……"原本后仰的固定装置立了起来,从两侧放出了八成是为了保护而存在的白雾,而那个战前的人,也不知道是因为被呛到了还是不适应外界的空气的咳嗽起来,半晌后才扶着额头撑着休眠仓的外壁走了下来。
这时亚瑟才意识到眼前的人穿的不是避难所服装,那是战前的军装制服——只能在为数不多的没被核爆烧毁的书上才能看到的东西,而且那肩章肯定象征了什么,看样子自己放出来的不是什么普通的居民。
"余这是在——哪?"
那个人抬起了头,他比血色的虹膜此时被迷茫所蒙上层雾,像是双眼还无法对焦的样子。他吐出的词句有股特殊但好听的腔调,不过这腔调倒令人在意,要知道两百年前也没什么这么说话的人。
就在亚瑟还在犹豫要不要回答他的问题的时候,那个战前军官似乎就已经想出了答案"避难所,Great War,休眠仓……"他的目光随着清醒的到来变得像是利剑,而那把剑正插在了离得最近的亚瑟身上"现在是什么时间?你是谁?"
"我的名字是亚瑟·潘德拉贡,基加美修先生。至于今年——虽然现在已经没什么人在意年份了——是2277年,Great War 后200周年纪念日。"
"……是吗。"战前军官的表情没什么变化,他只是走到电脑终端前,输入了几个字母,接着休眠仓旁便升起个放着箱子的小台子"等等,你为什么知道余的名字?哦,对,那个牌子。"
基加美修自问自答着在终端上又输入串数字,那箱子打开了。
亚瑟看着那个战前人自然的拿出了盒中东西戴在了手腕上,那是个款式不同于亚瑟的Pip–Boy,大概是军用款的?他拨动着上面的转轮,不时还按几个钮,接着他皱起了眉小声说了几句话,以亚瑟良好的听力担保,他是在不友善的质问这里的物资配备。
过会基加美修又撇了撇嘴,看样子这些安排没多少符合他得到的资料,但他似乎早就有所准备。在拆开了休眠仓的固定装置并从那拿出了一小堆电池和一把手枪之后,他转头看向了亚瑟。
"Well……欢迎来到废土?你得告诉我你这么盯着我是为什么。"
"……你得告诉余所谓的废土的情况,毕竟,是你打扰了余的安眠。"基加美修把那手枪的顶部打开,往里面放入电池——自己终于能看清楚那是什么,一把等离子手枪,崭新的等离子手枪,"崭新的"这个词在废土上可以说已经没多少人会拼写了,这甚至能算是某种珍宝。
当然,亚瑟·潘德拉贡不会是想着杀人越货的势利眼,并且总说是友善且讨人喜欢的,更何况那小巧的枪支的威力可不小,一下子就能把自己变成滩绿糊,所以,"当然,我会告诉你的。"
基加美修从休眠仓的另一个地方翻出了一个箱子,接着打开盖子指了指里面的战前货币"第一个问题,这东西还能用吗?"
"我很遗憾,不能。"经历过废土磨练的青年从口袋里拿出几个瓶盖向被时间留下了的人示意"这才是现在的货币,不过那些令人怀念的时代遗产也不是完全没用。"
实际上自己比起回答问题更想提问,比如说到底该怎么在外表平平的休眠仓里藏一堆东西。
像是要加重亚瑟的疑惑,基加美修朝那不知道隐藏了多少空间的地方的左侧踢了一脚,随后便弹出个暗格,里面全是瓶盖。
好吧,基加美修的确很特殊。军官是不是都该有这么个小型资源库?他是早知道Great War造成的后果会使纸币成为纯粹的纸,还是单纯有着搜集癖?等离子手枪现在也算不上什么了,钱币永远是最实际的东西。亚瑟不禁低头看了眼枪套里自己的.10mm,稍微有些复杂的感觉。这大概,就是所谓的差距吧。
在自己干站在一边思考的时候基加美修已经将所有东西都收拾完了,他丢下了战后的青年直接就往避难所出口走。
鬼使神差的,亚瑟跟了上去。大概是因为自己早就知道了这里没有别的物资,本来就该离开,也没准是因为对被自己释放的人产生了种同伴意识。
而那位两百年前的人倒对他跟过来没什么反应,只是间断性的问自己几个问题,对于某些答案还露出若有所思的样子,比如说英克雷和避难所之类。
即使期间基加美修还停下来几次查阅路上电脑里记载的资料,但毕竟这种只有一个人的避难所没多大也没大的必要,很快他们就站在避难所大门前了。而这时基加美修却停下脚步,转手丢给亚瑟一个袋子。
在大致确认那里面没可能是危险物品后打开了它,被视网膜捕捉到的景象是满满的瓶盖。"余或许需要个缩短两百年隔阂的人,所以接受被我所承认所雇佣的殊荣,来做一个合格的向导吧,潘德拉贡。"

评论(6)

热度(4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