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日月@枢轴推

短篇集-双面镜

HPparo的以FP的各位为中心的同人,注意:
※有年龄操控及很多私设
※基加美修=旧闪,吉尔伽美什=幼闪
※有旧双王要素,同时也有弓绫及剑绫成分,每一种都不大明显
※保留大部分原作人际关系
※角色属于蘑菇,不属于我
如果以上都能接受的话,那么继续往下

这并不是亚瑟第一次见到基加美修。
先做个介绍。亚瑟·潘德拉贡,一位地道的英国人,有着太阳般耀眼的金发和漂亮的祖母绿虹膜,同时也有着悠久浓厚的家族传承——要知道,他可是一个潘德拉贡,是不列颠的红龙。
同样有着潘德拉贡之名的还有他的妹妹,阿尔托莉雅·潘德拉贡。她是个和她哥哥一样或者说更好看的女孩,他们住在伦敦,和他们的寄养家庭一起。
而基加美修和他的弟弟吉尔伽美什——不知道为什么兄弟俩的名字的拼写方式完全一样,或许是有什么深意——便是亚瑟与阿尔托莉雅在那挺常遇到的人了。
不知从何时起经常碰见,他们好像住在这附近却又像是住在很远的地方,亚瑟从来都没见过除了基加美修与吉尔伽美什以外的他们的家人,这是带着种若有似无的神秘感的一对兄弟。
神秘总是吸引人的,更何况孩子的思想是不会去在意神秘后是否有危险的,所以很快,潘德拉贡兄妹便和他们变成了类似“玩伴”和“朋友”的关系。
或许是年龄相同的原因,亚瑟比起吉尔伽美什更常和基加美修待在一起,因此也更熟悉他一点。例如基加美修像大人一样认真梳上去的头发,它之所以垂下颇为孩子气的一撮与发尾翘起的原因比起固定失败更偏向于他乐意让它垂下来;例如虽然他能把英语说得流利顺畅,但亚瑟还是能听出其中混着的特殊口音。
不过基加美修一直与人有着种微妙的距离存在。在见了几次后吉尔伽美什便开心的欢迎潘德拉贡兄妹称呼他为“吉尔”,而基加美修在认识一年后也只是让人生硬的喊他的全名。
时间回到现在。在年满十一岁时亚瑟收到了一封猫头鹰送的信,这也是为何他在这里的原因。但不幸的是他在路上耽搁了一些时间,导致上车后只能看着一堆有人的座椅尴尬的向前走。而终于,在他认为自己没准要站着度过旅途的时候,他看见了个空旷的车厢。
这个车厢并不是无人的。在左侧的位置上坐着个双手抱臂的男孩,他的金发因窗外射进来的阳光而闪闪发亮,变得不真切起来。那如燃烧着的火焰一样蕴含着生机与活力的红色双眼此时被眼皮盖着,纤长的浅色睫毛轻轻颤动,他似乎在睡一个安稳的觉。
这个男孩就是基加美修,与平常那种自信又高傲的样子不同的,安静并沉默的基加美修。基加美修有着巫师的天赋就像是件理所当然的事,所以亚瑟觉得在这见到他很正常。
亚瑟在把东西放在另一侧后轻手轻脚的坐在了基加美修的旁边。并没有具体的原因驱使他这么做,这是一种源于好奇心的冲动。
安静的基加美修更容易让人发现他的美好,一种与他醒着时不一样的美好。他在少了那份言行上的锐气后多了孩子的甜美,五官也容易让人感觉柔和又朦胧。他从巫师袍下裸露出的白皙肌肤看起来都是那么的柔软,就像是娇嫩的花苞;而他的嘴唇,则像是漂亮可口的果冻。
亚瑟有个在基加美修身上留下点痕迹的念头,他设想了一下如果他去捏基加美修的脸,或是触摸他的嘴唇以及一些别的并不恰当的行为,而后小心的,慢慢的,朝基加美修伸出了手——
去揪他额前垂下来的头发。
于是基加美修睁开了眼睛,带着初醒的茫然,他惊讶的看着亚瑟,“你在做什么?”
基加美修讨厌蛇。亚瑟想着。但他的眼睛却像蛇一样。
“我看你睡着了——于是叫醒了你,我觉得列车快要到站了。”说完后亚瑟迅速的收回了抓着基加美修头发的手。
“哦。”基加美修醒来时的茫然很快就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责备和一点愤怒“你这是多此一举,到站的时候余自然会醒过来的。”
之前有提到过吗?基加美修的口音让亚瑟觉得特殊的原因之一,就是他经常在话语里使用古英语,并且这比起他故意的行为更像是一种下意识的举动。
“别管那些了,基加美修。说起来,你觉得你会进哪个学院?”
基加美修也没什么揪着之前的事不放的意思,他略微思考了一下“不是斯莱特林。”
这答案并没让亚瑟有多惊讶“是因为斯莱特林的院徽吗?因为那是蛇?”
“谁知道呢,我觉得狮子倒是蛮不错的动物。反正,”基加美修郑重其事的又重复了一遍“不是斯莱特林。”

就像是他说的一样,基加美修没成为个斯莱特林,他是个拉文克劳——这结果应该与他脑中那些想法有关。
亚瑟当然也不会是斯莱特林,他是格兰芬多。还有他和基加美修在下车后认识的一个有点拘谨的日本女孩,沙条绫香,她也是格兰芬多。只是与亚瑟得知自己学院时的高兴不同,绫香在听到答案后的勾出那个微笑中有着些失落。
分院后每个学生就会坐到属于自己的学院的餐桌去,而出于对新朋友的关心,亚瑟坐在了绫香旁边。
在校长梅林——亚瑟所认识的和那位著名的巫师同名的熟人——说完了简略的开学致辞后,便进入了真正的晚宴阶段。那些牛排,烤南瓜派,炸薯片等等都从盘子里凭空冒出来,就算亚瑟看过关于霍格沃茨的书也还是觉得巫术是种精妙的东西,更别提天花板上那片神奇的人工星空。
“怎么了吗,绫香?”亚瑟能感觉到那个女孩有些心不在焉,她像是在担心什么“如果说出来的话,或许会变得不那么挂念。”
“哦,亚瑟,我……”绫香紧张的组织起了语言,并且时不时的看一眼斯莱特林的餐桌“我不知道该怎么说这件事,或者要不要说——”
亚瑟朝她露出个微笑来试着缓和她的情绪“没关系,说出自己的困扰通常不会有什么坏事。”
“好吧……”她低下头,天蓝色的眼睛盯着盘里的食物“我有个姐姐,她叫做沙条爱歌,我喜欢她,她是个很棒的姐姐,虽然大部分时候我都不清楚她在想些什么,她依然很棒。优秀,漂亮,可爱,她很完美,但是……”
“但是?”
“她去年入学,成为了个斯莱特林;而我,是个格兰芬多。我不知道姐姐会不会因此失望。”她闭上了眼睛又睁开,手指也开始卷起她的黑发来。
“别担心,绫香,我相信你可以做到和姐姐一样好。”他鼓励性拍了拍她的肩膀。
这举动让绫香的脸上多了点红晕,并且让她看上去精神了一些“我不可能做到和姐姐一样——但还是谢谢,我感觉好多了。”

在经历了与学院幽灵共度的晚宴与通过我行我素的楼梯与门来到卧室这种入学特有的骚动后,亚瑟睡了个好觉。而当他第二天去学院餐桌享用早餐的时候,马上就又遇见了一个小骚动。
“那是拉文克劳的新生吗?可这是格兰芬多的餐桌啊。”
“他来这干什么?他在找人,难道他是想挑衅格兰芬多的学生?”“得了吧,大家都知道四处挑衅不是拉文克劳的风格,那是斯莱特林的。”
“嘿,看,他在向我们的女新生搭讪!”“那他可真是有着不像是拉文克劳的热情——”“而且他挺可爱的!”
不得不说,格兰芬多的确很热闹。拉文克劳就没对他们到了别的餐桌的新生加以这么多的关注。
而关于这起骚动的中心,亚瑟不能说是毫无头绪。而当他穿过那些喧闹的人群来到自己的座位时,他应证了猜测,绫香旁边的是基加美修。
在分院前基加美修就对绫香十分热忱,到了现在这份情感当然也没减退。绫香大概也稍微习惯了一点基加美修的热情,她不像昨天那样露出被吓到的样子,而是因基加美修的赞美与好感感到羞涩与不知所措。
“Ayaka,你的美丽即使是天上的繁星也会予以认可。但你的姐姐,她与用腹部在地上爬行的蛇一样低劣。所以你不必在你姐姐面前放低姿态,拿出自信来就好——哦,这不是潘德拉贡吗。”
他停下来朝亚瑟打了个招呼。根据亚瑟听到的内容来看,这位金发的拉文克劳并不是单纯的在向绫香搭讪。
“早安,基加美修还有绫香,发生了什么吗?”
“绫香丑陋的姐姐——记得是叫爱歌吧?她想来找你,只不过你刚才不在。对了,我有些事找你。”
基加美修将他带来的最后一块蛋糕送入口中后便有些神秘的把亚瑟拉到一旁,接着从口袋中拿出了一面雕有复杂花纹的小镜子。“把这个拿着。”他认真的说道。
亚瑟接过了那面镜子观察了一会,“这是什么?”
“这是双面镜,余也有着一面。如果余朝它呼唤你的名字,并且你拿着它的话,就可以开始用这镜子对话,反之也是一样。余想用这镜子联络绫香,但绫香不会收下的。于是——”基加美修的话语一顿,带着点自傲的笑起来“余就把这面镜子给你了。满怀感激的拿着吧,如果绫香有什么事,就用这面镜子联络我。”
“好吧,我会的。”亚瑟把镜子收了起来,而后回到格兰芬多的位子那。


一点小注释:基加美修称呼绫香为Ayaka的时候是专门用日文去叫她,为的是运用Ayaka的双关含义,称赞绫香美丽。

评论(4)

热度(9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