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日月@枢轴推

[神官paro塔克创]神无月part1

看清cp别踩雷

看清cp别踩雷

看清标题这是架空,创真神官和西方访客阿尔迪尼兄弟

纯架空,所以没具体时代,有现实地名等出现

这是个有灵力法术的世界观[.]

因为旅途艰辛所以即使是秋季也是瘦瘦的伊萨米[.

如果要打作者的话别打脸[.



1.

有点转凉的风吹拂着大地,那些变得枯黄的草们随着这个韵律做着最后一次有活力的舞蹈。在空气中带着寒冷的现在,像是陪伴那些要失去生命力的东西,也像是预兆着寒冬将至,褪了色的叶片一个接一个的往地面上跳。

现在太阳已经快走到西边那个它路途的终点,不论是怎样拥有人气的神社,都不会有什么普通的来客了。而这时还会前来的,或是无家的浪人,或是迷途的旅者。

但也有例外,例如坐在少年前面的那几个官员。

少年穿着纯白无杂色的狩衣,手执底色为金的蝙蝠扇,从他所处之地与穿着不难看出他是一位神官。不过那扎成马尾的火色长发并未被立乌帽子所遮挡,在身处神社的神官中着实少见。

他睁开了那双有琥珀色泽的眼睛,微抬起头,使得他看那些官员的视角变为了夹杂着高傲的俯视。而他脸上那副仿佛说着“接下来你们又有什么花样”的表情更是不加掩饰的表现了自己的不屑。

“幸平创真大人年纪轻轻便有如此高位,想必未来也将一片光明。只是不知是否有与其相符的能力?”

看着开口的那位穿着绿色服饰的中年,虽然被找茬已经有一段时间了,但难道就没法换个方式吗?想到这创真快速的翻了个白眼,保持着正坐,凭借有点过长而遮住手的衣袖在不被发现的情况下将食指指向对方。

原本贴在墙上的装饰品纸人们在中年身后汇集变得如手臂一般,将放在一边的茶杯拿起,飞至中年头顶将里面的茶水倾泻而出。

“招待不周。”

幸平勾起嘴角做出一个谁都能看出其中嘲讽含义的笑容,头发还滴着水的中年官员则恼羞成怒,但碍于幸平的身份与自己先前暗示对方展现灵力的话语而无法发作。只站起了身领着带来的随从离开了神社。

次日,当太阳又回到了东方的时候。幸平因为不放心昨晚那些官员走后拜托巫女撒的盐还有没有效,便亲自抱着一罐盐沿神社撒过去。

做完这件事的幸平正站在门口,思考是否要在鸟居上贴符并运用灵力做结界。偶然转头看向被开辟出的石子路的方向,令人惊讶的是,在这么早时就出现了一个渐渐走近的人影。

因为清晨的懒散,幸平便就这样抱着盐站在鸟居旁有些好奇的等待着人影接近。

刚升起的太阳向大地撒下温暖的阳光,而那些调皮的小东西落在来客淡金的头发上时便跳跃起来,使其看上去闪亮夺目。

与海享有同一色彩的柔和双眼,本地见不怎么到的高挺鼻梁,再加上那不像是因少见太阳而形成的白皙肤色,更不用提那款式奇特镶着金边袖口装饰着蕾丝的服饰。

这家伙绝对是从遥远海的对岸来的。创真得出了结论。

等到那来客走到幸平的面前的时候,他轻启他那缺乏色素的唇,然后吐出一连串语调优美的话,就像他在唱古朴的歌谣一般的动听。

但是根本听不懂。年轻的神官只能在来客说话的时候轻点头,最后煞有介事的用已经不能用蹩脚来形容的糟糕外文说了句“请说日文。”

没想到这种西洋的麻烦语言我还会用得到啊……接受外国文化但拒绝学习外文的幸平如是想。

那个金发的少年或许奇迹般的听懂了创真那扭曲的外文,他露出一个带着点歉意的微笑,再开口便是不怎么生涩的日语“这里就是幸平神社了吗?我,被告知到这里落脚。”

“你的日语很厉害嘛。”

“因为父亲的教导,不过并没有伊萨米那样熟练,也有外貌上的原因,很少有人认为我会说日语因此而感到惊奇。”

“伊萨米是?说起来,你的名字呢?我是这里的神官,幸平创真。”

对方在听到创真的话时惊讶的睁大了眼睛“那些官员没跟你通知过我和伊萨米的事情吗?”

还真是不用想就知道是那群谢顶大叔搞得鬼……估计是认为这家伙语言不通而放到我这边的吧,那他会说日语还真是万幸。“只字未提,还请告知。”

“我是塔克米,塔克米·阿尔迪尼,伊萨米则是我的双胞胎弟弟,那些官员安排他到别的地方去了。”

“那么塔克米……先生,你不介意我将盐罐放回原来的地方后再带你体会异国风情,对吧?”

“当然。”他保持着先前的姿势,站着不动。

现在还没到人们为了祈求一天的顺利和别的什么而来这参拜的时候,所以等创真回来的时候,他也只见到塔克米。

“你介意我询问你之前在干什么吗?”大概是疑惑创真为什么要抱着盐罐子吧,毕竟那挺反常的。

“我在撒盐驱邪,别误会,这儿没有什么真正的妖怪。”他摆了摆手随后像是想起了什么般问道“你不会要住在这吧?神社可没法住人。”

塔克米感到自己好像被看不起了而有些急躁,“那怎么可能!我可没缺乏对外了解到这种地步。我只是先来这里见你顺便参观一下神社,等参观完便要回到旅店。”

“看样子我之后还要送你回旅店啊……对了,算是见面礼吧,送给你。”创真从身上拿出一个小小的香袋一样的东西递给塔克米,可以看到上面用与底色不同的线绣出的“守”这个字“这是我自己做的护身符,出自神官之手,会起效的哦。”

似懂非懂的将那护身符挂在脖子上放进衣服里面,想着“这也是异国文化的一种吧?”的塔克米点了点头。

转过身,扎成马尾的长发在空中划出一道红色的弧线。木屐踩上石制地面时所发出的声响在空旷的神社中回荡。知晓对方这是要带路的意思,便环顾四周同时紧随其后。

偶有枫叶落下,在被清扫过的地面上是突兀却美丽的红。意大利虽然也有枫叶,但并没有日本所拥有的多,看上去似乎也没有这里的艳丽。

“幸平你有着罕见的红发啊,是混血儿吗?”和枫叶给塔克米的感觉一样,在这人们都是黑发的地方,创真的发色很突兀。

“大概不是混血儿吧?不过,我对母亲没什么印象,也没法下定论。这里是净身泉的所在处,如果你想参拜神社的话,就用木瓢取水冲洗双手,再用手捧水漱口。漱口的水不能喝下去也不能吐在泉池里。”

塔克米点了点头,觉得神官待在身旁的情况下应该比自己去参拜要来的更加谨慎,毕竟自己并不了解这里的习俗。秋天的泉水清凉而不寒冷,即使让它们在口腔中待了一会也还是觉得舒适。做完这些之后,塔克米看向了创真。

神官只是再度转身,缓步走到了小匣子的面前“将铜钱投进去,深鞠躬两次,击掌两次,再次鞠躬然后在心中祈祷。”创真打量了一下眼前的这位来自西方的拜访者,从手腕上挂着的小袋子里拿出了枚面值不大的铜钱放在塔克米手中“特别服务,下一次我可不会帮你出钱了哦。”

创真看着做完这一切后用好奇的目光望着自己的塔克米,不自觉的用手挠了挠头“参拜的话差不多到这里就结束了,我也不知道该带你去看什么——”停止了自己因为窘迫而做出的举动,突然笑了起来,将沾上奇异酱汁的鱿鱼须递了过去“说起来,这是这里的特产哦,尝尝吗?”

据塔克米的描述,那时创真所露出的是以诡异弧度上翘嘴角形成的微笑,即使阳光已经变得强烈起来了,也无法在那镀上暗影的金色双瞳上留下一点痕迹,不论怎么说都很不祥的表情。

咽下一口唾液,塔克米忍不住向后退了一步。克制住身体的颤抖,他接过了那似乎还在往下滴汁液的鱿鱼须,视死如归的吃下了它。

……当时的食用感想吗?那个感觉是,不想回忆起来的恐怖。

“真是独特的特产啊……”

“是吧?”

弄不清楚眼前的人是亲切还是单纯的想整自己,总之要避免他在拿出什么奇怪的特产……塔克米如是想道。

“我想,下次再与你体会这里的文化也不错,今天还是先回旅店吧,毕竟那些官员似乎也对我的出行时间有限制的样子。”

创真点了点头,在脑海中思考那帮秃顶的大叔会把一个穿着华丽的西洋人软禁到什么地方,在得出结论后迈开脚步。

“你知道我所住的地方?”

“大概吧,但不知道你住哪个房间。今后估计我们会经常见面,多多指教呐?”

按道理应该是自己领着对方前往那个地方,但现在却和之前参拜神社一样,是由创真走在前面,这点令塔克米感到有点被小瞧了般的别扭。不过很快,他便被创真衣装繁重却能行动灵敏这件事的好奇给转移了注意力。

随着时间的流逝,住在这里的人们也开始出门劳作,而有一些更勤奋的则劳作归来。街上行人不少,而其中很多都会微笑着向创真打招呼,还有一些女子拿出自己所做的点心送给这位年轻的神官。因为人数有点过多而创真几乎不拒绝她们的好意,导致连身为访客的塔克米手中也拿了不少东西。

街上的人们也很热情,欣然的接受神官身后跟着的异乡人的存在,不少女孩更是亲切的向塔克米打招呼。总之,他和创真的组合夺得了很多的视线。

跟旅店的老板聊了几句后塔克米终于取回了主动权不用再跟着创真,这令好强的他感到开心。塔克米像是主人一样的领着创真上楼后邀请他进入自己的房间,吩咐官员配给的侍从去泡茶后开始清点起了收到的点心。

创真则拆开了点心的外装,随手从房里拿下一些碗碟开始装盘。

“难道说……你要用这些招待我?”

“既然是现成的,不用不是浪费了嘛。”


评论(11)

热度(92)